《超級大國民》走過台灣的過去與現在

【記者廖家儀/報導】講述白色恐怖下倖存者的故事《超級大國民》於12月28日在人文電影節登場,以1995年所拍攝的未修復版本播映,帶著全場觀眾進入解嚴初的台灣社會,並在映後邀請導演萬仁和教授陳登武參與座談。

 

「至痛之後是什麼,至痛之後是麻痺。」

本片記錄的是受白色恐怖影響下倖存者的故事,主角許毅生因為在50年代參於讀書會被判無期徒刑,在殘酷的刑求下拱出讀書會發起人陳政一醫生,陳醫生為挽救同伴扛下主謀罪名而被槍決。解嚴後,早已年老的許毅生雖然遭到釋放但那份對陳醫生的愧疚在他心裡縈繞不去。《超級大國民》帶出了許多受白色恐怖迫害的年長者所受到的心理傷害,那種壓抑是超越肉體上的痛苦,隨著年歲消磨著一個人的精力,直到其找到陳政一醫生的墓碑後才得到救贖。

 

DSC04606

人文電影節第十二場放映《超級大國民》。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霧散了,景物終於清晰,但是為什麼都含著眼淚。」

萬仁導演在映後座談中談起這部電影劇本的產出過程共經歷了三個版本,從原本要以黑色喜劇拍攝社會批判的政治現象到後來第二版的寬恕,都找不到最對的感覺,在經過漫長口述歷史的蒐集後決定以救贖為最後主軸。導演表示在歷史上有太多的無奈,人性的扭曲、刑求不斷地上演,而救贖是一個解決方法。在電影的最末,主角許毅生在找尋到陳醫生墓碑後終於面露的微笑即是他漫長人生中所等待的一個解脫。

 

用電影傳承歷史

「歷史還是傳承」萬仁導演期望可以透過這部電影記錄下那個時代的故事,讓現在的我們能去了解。雖然許多人會逃避這件事,然而每個族群都有他的辛苦,不同成長背景下的人在看這部電影的同時都將能得到不同的感受。

 

DSC04590

導演表示在歷史上有太多的無奈,而救贖是一個解決方法。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DSC04598

電影播放後請導演萬仁和教授陳登武進行映後座談。圖/人文電影節提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