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人文電影節】《我們的那時此刻》回顧金馬五十年 電影歷史與社會連結

【記者楊詠崴、吳安綺、陳思羽/報導】為金馬五十推出的《我們的那時此刻》是由執導過《拔一條河》的楊力州導演所拍攝的紀錄片,楊力州導演所拍攝的紀錄片,內容以金馬獎為中心講述台灣國語電影的不同時期。

DSC08998

本場邀請到知名影評人膝關節先生參與映後座談,吸引不少觀眾前來觀影。圖/師大人文電影節提供。

不拍流水帳 專注呈現電影與個人的連結

《我們的那時此刻》劇情配合著金馬影后桂綸鎂的旁白,帶影迷從金馬獎最初 設立目的為彰顯「金馬精神」並兼作為前蔣總統祝壽的起源說起,揭開「金馬 」二字的意義其實就是金門和馬祖。後隨時代推移介紹瓊瑤愛情電影、武俠片 ,再到愛國主義電影與軍教片,然後是挑戰社會議題的新電影時期到至今題材 多樣的國片市場,片中透過不同時代的影迷真情表白當時電影對自己的影響, 呈現金馬獎過去五十年的歷史之外,也將台灣過去半世紀的跌宕起伏縮影在本作 之中。

揭秘拍攝過程 動人片段皆真情流露

膝關節先生在映後座談時與在場觀眾分享許多楊力州導演在拍攝《我們的那時 此刻》時的過程與理念,說到片中一位代表瓊瑤電影時代的影迷阿姨,將她的 兒女以瓊瑤電影的角色命名,「她說這樣很像那些角色會一直陪著她,你就知 道這些電影影響她多深。」再聊到軍教片盛行於市場的年代,膝關節先生也分 享了片中豪爽喝酒,聊著往事就落下男兒淚的三位影迷大哥,其實並不是導演 的刻意安排,「他們自己開始翻以前的軍校的畢業紀念冊,然後就開始喝酒, 然後就哭了。」他笑說。

台灣早期的電影代表作與背景

從1960年代女工所嚮往的瓊瑤愛情片以及中央電影公司提出的健康寫實片《養鴨人家》,到1970年代因台灣退出聯合國,政府極力推動的愛國政宣片《梅花》、《英烈千秋》,再經歷1980新浪潮電影時期,開始擴展電影類型,像是談論二二八事件的《悲情城市》以及改編真實故事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但由於類型片過多、品質降低,以及電影輔導金的應用不佳,導致1980年代走入電影院的人潮劇減。反而在1990年代,觀眾紛紛傾向香港電影,以至於台灣電影更加低靡。2000年代,台灣加入WTO後,完全開放外國片,導致國片生產更少,而出現了《美麗時光》、《雙瞳》此類以國際合作為唯一出路的電影。

《海角七號》開啓國片熱潮

台灣電影復甦的起始點可以視為2008年魏德聖導演孤注一擲的《海角七號》,不同以往電影以明星為吸引手法,海角七號反而以失意小人物展露頭腳,為國片熱潮鋪路。然而影片中也表示,能夠在此時期復興一部份要歸功於1990年代堅持拍紀錄片的導演們像是《翻滾吧!男孩》等,聚焦於現實生活中的小人物,使得台灣電影沒有因此斷絕。

電影連結跨世代人群的關係

呼應桂綸鎂在電影中接受訪談所說的:「電影是沒有辦法脫離鄉土跟社會的。」。導演想要談的是電影怎麼樣影響著每個人,希望用電影這個各時代共通的記憶,讓觀眾能夠重新感受自己生命中與電影連結的那時此刻。而片尾楊力州導演也分別讓數多位導演及演員對著鏡頭說聲「謝謝」,藉此讓觀眾更了解到電影、導演及演員、觀眾三者是相互影響的。

DSC08970

膝關節提到,台灣的電影人多半還是帶有社會批判的,利用電影反映社會現況,並說到因為寫了電影《熱帶魚》的影評才開始踏入電影圈。圖/師大人文電影節提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