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2期】回顧書院歷史 由助學轉為廣博發展

【記者馮雯、葉真妤/報導】菁英書院建立已逾一年,學生對住宿式學院卻未有完整認識。淡江大學課程與教學研究所助理教授薛雅慈解說,住宿式學院在西方已有完整體制,學生在學院中擁有高度自治權,活動多半由學生主導。近年台灣移植風氣盛行,而因為國情差異,台灣學生在大學前大多受填鴨教育,導致住宿式學院活動必須由校方主辦安排。

 

住宿式學院起源於中古歐洲的博雅教育,其最主要涵義就是博通,即「廣博的鍛鍊」和「均衡的發展」,而非狹隘的專業化。最初書院是為幫助無法負擔食宿費用的學生所提供的私人慈善機構,後來演變為師生共同生活場域,建立導師制度,逐漸成為如今傳授跨領域知識的教學中心。

 

住宿式學院應先確立自身定位,才可依其定位提供相符住宿環境及課程。薛雅慈剖析台灣住宿式學院,分為博雅、全人發展及住宿教育三種類型。博雅類型提供各式活動、通識課程,帶給學生不同面向學習層次;全人發展類型著重學生自我成長、規劃生涯,以引導方式更了解自我;住宿教育是將生活教育化,宿舍不僅只是休息、讀書、盥洗之處,更提供圖書角、學生討論辦公室等硬體設備,供學生自行進行活動。薛雅慈根據目前菁英書院狀況,判定菁英書院應較接近住宿教育。

 

學校地點會影響書院設立的必要性,薛雅慈以政大為例,由於地處較為偏僻,完備書院體制能充實大量學生在宿舍的時間,讓同學多方接觸。然而若是對外往來便利的學校,學生在校園內外可自由參與的社團、活動、講座不勝枚舉。在資訊獲取量龐大的情況下,學生不需仰賴學校安排,亦可自主規劃時間額外學習,宿舍反而應保留原先休息功能即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